近日,有动静称澳大利亚超模Shanina Shaik在接收采访时,证明2019年将再也不举行的奥秘秀。

  实际上,早在本年5月就有维密秀或将停播的动静传出,该项目最近几年逐渐下滑的收视率疑为主要原因。不过,有报道称维密母公司 L Brands 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Leslie Wexner 曾在公司简报中默示,维密未来可能会“寻求新的方式”来做维密秀,而不是挑选开办。

  就维密大秀2019年开办一事是否属实等问题,新京报记者向维密中国区市场公关负责人致电询问,截至发稿,还没有得到回应。

  维密曾被称作“性感经济”的鼻祖,它的出现曾撼动过模特及古装行业内的审美标准。早年,在被称为维密天使“众神争霸”的时期,海蒂·克鲁姆(Heidi Klum)、吉·邦辰(Gisele Bundchen)、娜奥米·坎贝尔(Naomi Campbell)等一众拥有着“维密天使”身份的超模,均代表着专业领域的最高程度。但最近两年里,“网红超模”的出现并在秀场占据形象,令人们对维密大秀的评价逐年走低——“网红三姐妹”的飘忽台步、奚梦瑶的摔倒以及2018年Taylor Hill的“逛大巷”式开场,都让粉丝们大呼“辣眼”。

  增长堪忧维密渐成“拖油瓶”

  自5月开办传闻释出以来,不少业内人士都以为维密秀在2019年遭遇“停摆危机”,与其母公司L Brands近两年的业绩危机与丑闻发酵颇有关联。

  数据显示,2018年,L brands全年发卖额为132.37亿美圆同比降落0.2%;48.99亿美圆,同比降落1.2%;全年营收64.39亿美圆,同比降落34.5%。

  一度是核心品牌的维密,如今已成为L Brands的业绩“拖油瓶”。维密2018年全年总发卖额为73.75亿美圆,相比2017年全年的73.87亿美圆降落了0.2%。其中,第四季度发卖额跌逾9.3%,拉低了母公司当期的盈利程度。

  诉讼缠身、受“性丑闻”波及母公司被市场“看空”

  步入7月后,维密母公司L Brands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Leslie Wexner被卷入了Jeffrey Epstein的性丑闻。而Jeffrey Epstein为Leslie Wexner的历久合作伙伴,还曾出任他的私人投资经理

  对于Jeffrey Epstein的行为,Leslie Wexner称自己毫不知情,并明确与他划清界限。7月25日,。 也正式宣布,将从外部聘请状师,彻查Jeffrey Epstein与公司之间的关系。

  “灾患丛生”的是,近期或将有近20家美国律所对L Brands Inc。发起调查,拟起诉该公司的虚假和误导性陈说。起因或是这家公司在2018财年三季度财报时,宣布削减一半股息,违背了此前许诺,令投资者的利益遭受失落。

  对L Brands未来发展前景较悲观的Jefferies Financial Group的Randal Konik指出,时下L Brands一些所谓的“修复战略”实际上毫无用处,维密品牌和维密秀时下已很难引起消费者的共鸣。Randal Konik默示:“维多利亚的奥秘品牌已完全毁了(broken),而‘Pink’也在毁灭当中(is now breaking)。”


(责任编辑:DF120)